行業熱點

行業熱點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行業熱點

住房保障:為安居夢托底

來源: 時間:2019-09-25 14:59:20 次數:

“往日的工人村,硬像個大破窯。華中最大的棚戶區,住得人發毛。我的好婆婆,您家莫急燥。國家出錢建高樓,把棚戶區來改造。歡天喜地搬新居,鞭炮沖云霄!”在武漢市青山區,吳傳發老人用湖北慢板唱出了老工業棚戶區改造前后的滄桑巨變,也唱出了居住條件改善給群眾帶來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我國城鎮人均住房建筑面積由1949年的8.3平方米提高到2018年的39平方米,住房保障作出了巨大貢獻。回顧70年的歷程,住房保障不斷走向健全,在中國甚至世界住房發展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當前,隨著我國住房保障立法加快推進,讓全體人民住有所居的目標正在逐步實現。

從“憂居”到“有居”

在中國人的傳統里,房子不僅是居住落腳的地方,也是生活的容器和心靈的港灣,承載著人們對美好生活的無限向往。從新中國成立到改革開放前,我國實行城鎮住房實物分配、低租金使用的福利性住房制度。這在特定歷史時期發揮了積極作用。但隨著城鎮人口快速增長,住房建設僅依靠國家財政投入,難以實現良性循環。當時在全國很多城市,住房短缺問題日益突出。

在煎熬中等待福利分房,曾是幾代中國人的集體記憶。轉機發生在改革開放前后,1979年,鄧小平同志提出解決住宅問題的路子能不能寬一些,之后明確提出了住房商品化的構想。這一時期,部分城市陸續開始進行住房制度改革探索,“提租補貼”“出售公房”“住房金融”等新鮮詞兒,成為人們茶余飯后談論的話題,也為之后的住房制度改革探了路。

試點城市的探索為解決住房問題打開了一扇窗,但對于大多數人來說,等待福利分房仍是一場看不見盡頭的馬拉松。為了緩解住房短缺問題,上海、武漢等城市出現了“鴛鴦樓”“解困房”等具有社會保障性質的過渡住房。“現在覺得解困房的條件還是艱苦,但從那時候的居住標準來講,能滿足一般生活需要就已經很好了。”武漢市房管局原局長藍賓亮表示。

住房問題,既是民生問題也是發展問題。雖然住房制度改革的方向是住房商品化、社會化,但改革的初衷和主線仍是解決住房短缺問題,實現“住有所居”,這體現在歷次的住房制度改革中。

1994年,國務院印發《關于深化城鎮住房制度改革的決定》,提出建立以中低收入家庭為對象、具有社會保障性質的經濟適用住房供應體系和以高收入家庭為對象的商品房供應體系。1998年,國務院印發《關于進一步深化城鎮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設的通知》,提出全面停止住房實物分配,對最低收入住房困難家庭提供廉租住房,對中低收入住房困難家庭供應經濟適用住房。

從等房到買房,從蝸居到擇居,一夜之間,住房小區如雨后春筍般拔地而起。上世紀90年代的住房制度改革解開了束縛在房子上的繩索,人們逐步實現從“憂居”到“有居”的轉變。在房地產市場發展的同時,具有中國特色的住房保障體系也逐步形成,財政、土地、金融和稅費減免等支持政策不斷完善。從廉租房、經濟適用房、公租房、棚戶區改造再到共有產權房,住房保障能力不斷增強。

建成世界最大的社會保障體系

2018年,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宣告,我國建成了包括養老、醫療、低保、住房在內的世界最大的社會保障體系。新中國成立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在住房保障領域的成就也得到了國際社會的充分認可。聯合國人居署執行主任謝里夫認為,中國政府制定的住房保障政策、相關案例以及倡議,在實踐中得到了最佳證實,應該復制到世界其它城市以解決住房問題。

千百年來,“住有所居”是每個中國人的夢想。新中國成立70年來,住房保障工作發揮了重要的托底作用,成為經濟社會發展的安全網、穩定器、助推劑。1994年至2007年,全國共建設廉租住房、經濟適用住房等保障性住房1000多萬套。自2008年大規模實施保障性安居工程以來,到2018年年底,全國城鎮保障性安居工程合計開工約7000萬套,約兩億困難群眾圓了安居夢。

在安徽省合肥市,龔益平老兩口就是住房保障的受益者之一。“老房子里照不到陽光,曬被子都要拿到路邊去。我住這里一直沒有家的感覺。”龔益平每月有3000元退休金,除去醫保后每月有近1000元的看病花銷后所剩不多,加上老伴兒沒有工作,多年來,龔益平家身處“夾心層”,既買不起商品房,也達不到申請廉租房和公租房的條件。

2013年,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等3部門聯合印發通知,公租房與廉租房房源并軌統籌使用。合肥也加快住房保障“提標擴面”,降低保障門檻,這讓龔師傅一家迎來了希望。2018年,龔師傅通過搖號分到了位于蜀山區的公租房。今年8月,了解到龔師傅每周要定期去醫院,當地房屋管理部門主動幫他們調換到了離老城區醫院最近的公租房項目。龔師傅說:“我一直盼望有這樣一個好房子住,盼了多少年了。”

截至2018年年底,全國有3700多萬困難群眾像龔益平一樣住進了公租房,累計近2200萬困難群眾領取了租賃補貼。此外,經濟適用住房、拆遷安置住房、棚戶區改造等也發揮了重要作用。其中,棚戶區改造一舉多得,為緩解城市內部二元結構矛盾、改善社會治安環境等發揮了重要作用,截至2018年年底,上億居民實現“出棚進樓”。

住房保障事業的發展,不僅促進了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而且優化了城市功能,提升了城市綜合承載力。到2018年年底,有390多萬新就業無房職工、810多萬穩定就業外來務工人員享受到公租房保障。通過棚戶區改造,1500多萬農民住進了配套完善的安置房小區,實現了就地城鎮化。

住房保障取得歷史性成就,但也面臨新形勢和新挑戰。例如,新型城鎮化的發展和產業結構的調整,使城鄉人口結構發生巨大變化,新市民群體的保障需求不斷增加,住房保障要解決區域和結構分布不均等問題。此外,保障對象的識別和分配方式不夠精準,一些保障房選址配套有待優化、運營管理能力也有待提高,而這些都將在住房保障體系發展過程中逐步得到解決。

加快健全住房保障體系

“只要還有一家一戶乃至一個人沒有解決基本生活問題,我們就不能安之若素。”讓全體人民住有所居,習近平總書記始終念茲在茲。早在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次集體學習時強調,各級黨委和政府要加強組織領導,落實各項目標任務和政策措施,努力把住房保障和供應體系建設辦成一項經得起實踐、人民、歷史檢驗的德政工程。

面對新形勢和新挑戰,住房保障工作如何落地?去年年底召開的全國住房和城鄉建設工作會議指出,2019年住房和城鄉建設系統的重點工作之一是以加快解決中低收入群體住房困難為中心任務,健全城鎮住房保障體系。“在‘保基本’的過程中,也有一個質量改善、配套齊全、讓老百姓生活得更加安心體面的過程,做到安全、綠色、更有質量。”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市場經濟所所長、研究員王微表示。

“來社區之前我一直住在附近村里的民房,環境和居住條件很差,下雨天回家要趟滿腳的泥,特別是晚上回來黑燈瞎火,很沒有安全感。”說到近幾年的居住變化,劉迎春難抑激動之情。5年前,劉迎春加入進城務工大軍,來到陜西省寶雞市。受益于覆蓋面越來越廣的住房保障政策,他從遠郊的村里搬進了當地有名的安居工程——金河尚居社區,居住條件完全不輸當地的商品住宅小區。

今年5月初,全國公租房工作座談會在寶雞召開。當記者一行來到金河尚居社區參觀時,劉迎春正高舉球拍跟鄰居們打羽毛球,不遠處還有居民們搭起了舞臺,歡快的陜北鼓舞跳了半晌。這里的居民多是外來務工人員,居住品質能夠得到保障的原因除了完善的生活配套和豐富多彩的社區生活外,就是居民們還能享受多種職業技能培訓……

在劉迎春這類新市民居住條件改善的背后,新的住房保障體系正在形成。

公租房保障是政府的重要職責,為困難群眾提供可負擔的租賃型住房,是世界各國普遍采用的方式,也是保障困難群眾居住權的重要途徑。今年5月初,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等4部委發布《關于進一步規范發展公租房的意見》,要求各地將規范發展公租房列入重要議事日程,堅持既盡力而為又量力而行,在國家統一政策目標指導下,因地制宜發展公租房。

共有產權住房是配售型保障房的主要形式。近幾年,北京、上海等城市深入推進共有產權住房試點。2017年,北京制定《共有產權住房管理暫行辦法》,明確未來5年供應25萬套共有產權住房的目標。2018年,上海印發《關于進一步完善本市共有產權保障住房工作的實施意見》,將共有產權保障住房供應對象擴大至非戶籍常住人口。

穩步推進棚戶區改造是住房保障工作的重要內容。到2018年年底,在全國城鎮保障性安居工程合計開工的約7000萬套保障性住房中,棚改安置住房占4500多萬套,在改善住房困難群眾居住條件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未來,推進棚改將嚴格把好棚改范圍和標準,積極推進地方政府棚改專項債券發行工作,抓好項目建設管理。

回望歷史,為了實現全體人民住有所居,1995年起國家開始實施安居工程。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進入歷史上保障性安居工程規模最大、時間最長、投資最多的建設時期。住房保障工作的發展和成就,成為一代代共產黨人初心和使命的有力注解。進入新時代,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住房保障體系將和住房市場體系一起,共同托舉起全體人民“住有所居”的安居夢。

摘自 《中國建設報》 2019.09.19 記者 張忠山

版權所有 全國城建人才教育培訓網--北京華宜開拓教育咨詢有限公司 


京ICP備14047529

在線客服:
在線咨詢
投訴建議:
在線咨詢
百家了乐八大技巧